坝上景区梳妆楼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4-20 15:12:33 | 浏览次数:

梳妆楼

民间相传,这是辽代萧太后的梳妆楼。但实际并非辽代所建,而是由元代“树葬楼”讹传成了“梳妆楼”。它本是上都宫中一座神殿,构造和一般庙宇中殿堂截然不同:下部为方塔式座,上承巨大穹窿顶,酷似中世纪的天文台。楼内正中有三座树棺,忽必烈的外甥、爱将阔里基思及其妻妾便长眠于此。而他们身穿的质孙服、织金锦,如今已是罕见的元代文物。其周围还有17座蒙古贵族的墓葬。站在梳妆楼前极目北眺,绿色的尽头便是不远处沙漠的黄色。正应了那句古诗: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遗址结构


墓上享堂俗传为辽代萧太后的“梳妆楼”,坐北朝南,为青砖拱券无梁结构,通高9.1米,建筑平面呈正方形,南东西三墙辟拱券门,楼顶为拱券穹隆顶。楼内中央发现一座蒙古贵族墓葬,并清理出具有元代蒙古族特色的衣物、金饰等珍贵文物。
梳妆楼元墓的发现以及考古发掘获取的大量资料为研究元代蒙古及其他民族部落的埋葬习俗、礼制、宗教信仰、建筑风格以及服饰演变为研究汪古部落及其他民族部落的文化增添新的实物资料。





出土文物

“梳妆楼”,其独特的建筑风格和外观不知吸引了多少人关注的目光。该楼通高15米,基平面为正方形,边长9.3米,顶部为圆拱形,四面砖砌墙体,表卧砌白灰砖,未灌灰浆,墙厚70厘米。四面均辟门。全楼建筑全部用砖,未用一点木料。早先内有壁画。顶上原有琉璃瓦镶嵌,金碧辉煌,十分壮观。
考古勘察主要对梳妆楼墓地周围相关遗迹进行调查、钻探和解剖,总计勘探了56750平方米,试掘150平方米。通过对梳妆楼北部及东北部进行钻探,共发现可能为墓葬的遗迹23处,其中有5处竖砖垒砌的烧骨墓为在这一带首次发现。还发现了墙体一段,对确定梳妆楼墓区围墙的确切范围提供了重要资料。通过调查,在梳妆楼北部10公里处的小宏城遗址、大宏城遗址、马神庙遗址及前水泉遗址均发现有与梳妆楼时代相同的白釉瓷片及碎砖块,尤其是小宏城出土了汉白玉螭首、琉璃构件等表明其在当时有重要地位。
据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的专家介绍,梳妆楼所在的闪电河流域,是辽、金、元三代的夏宫所在,对梳妆楼及其周围遗迹的调查和钻探,对研究辽金元史,特别是元史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考古发掘


史料记载,梳妆楼一带在辽代为王室避暑行猎之地。当地相传,萧太后有一次在此发现头发乱了,便命臣下建一小楼,供其梳妆,故称梳妆楼,地方史志上也有类似记载,至今尚存的这一遗迹上留有“梳妆楼”匾额。
考古人员从1999年开始对梳妆楼进行了勘探发掘,在楼内中央发现一座古墓,从墓中出土了具有元代蒙古族服饰特色的丝织品,从出土石碑上的文字推断,墓主为元世祖忽必烈的外孙阔里吉思。考古人员认为,梳妆楼实际是用于祭祀的墓上建筑物——享堂,“梳妆”可能是“树葬”谐音。
1982年修整时,在楼基附近地下掘出黄绿琉璃瓦,应是顶部饰物。然而史书对此没有任何记载,许多考古学者也是众说纷纭,但民间都传说它是辽代萧太后的“梳妆楼”。


1999年9月,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会同沽源县文化广播电视局,对俗传的“梳妆楼”进行考古勘察时发现,此处竟是一个长140米,宽74米的陵园。楼内是一座古墓,在地下2米左右,发现一长体竖穴砖石墓,墓内并列三具棺木,中间棺木极其独特,从整体看像半截松木横卧其中。仔细端详,才知是在三分之一处已竖立锯开,内挖与人体相当的凹槽,死者便置其中。东西两个棺木与现代棺木类似,但西边棺木出土后仍崭新如初,棺底有两层,上层有七个与北斗星类似的七个圆,史称“七星棺”。
棺底全用青砖砌成,上铺一层枕木,棺与棺之间均用砖墙相隔,并有木条相衬,然后用铁条箍紧,上覆大青石。三名死者为一男二女,男即为元世祖忽必烈的女婿阔里吉思,二女即阔里吉思的两个妻子,身份均是公主。死者服饰华丽、考究,具有元代蒙古族特色的质孙服和织金绵,并具有等级很高的龙纹鎏金银带装饰,还发现朱梵文咒语及其图案。同时还出土宝剑、古钱币、铜印等若干珍贵文物。据文物专家介绍,元代蒙古人的墓葬在全国少见,而具有这种墓上建筑的墓葬形制,并以树为棺在河北独一无二,在全国也属罕见。
2001年,又对“梳妆楼”附近进行发掘,共发现了17处墓穴,从出土的文物及其规模判断,这些人均为主墓的同辈和长辈。


 
上一个:坝上景区天鹅湖
下一个:坝上景区情人谷
 

声明:本站版式及内容全归北京远洋拓展训练公司所有,如有仿冒和盗用本站资料,一经发现,必究责任!
Copyright©2005-2016 北京远洋拓展训练公司
忆途远洋 . 祝您远航
京ICP备16010902号-2